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诚信服务 | 我的商务中心
首页 > 行业动态 > 从0到308例 扬州疫情是中国二三线城市迎战德尔塔毒株的缩影

从0到308例 扬州疫情是中国二三线城市迎战德尔塔毒株的缩影

时间:2021-08-09  作者:医药小编  来源:

当人们还没有从南京禄口机场和张家界景区的疫情爆发中缓过神来,扬州在短短十一天内,新增新冠确诊病例迅速达到308例,超过了南京和张家界之和,成为新的疫情风暴中心。

这还远远不是终点,江苏省省长两天坦言,扬州疫情正处于“集中暴发期”。这座离南京一百公里的小城是怎样在德尔塔毒株的攻击下失守,并呈全城蔓延之势的?

我们试图复盘这个的新二线城市在面临德尔塔毒株步步紧逼时,它的防控体系所遇到的问题,这不只是扬州一个城市的问题,也是多数中国二三线城市以及更小的县城的共同弱点。

小城最大的隐患

一位病毒学家告诉八点健闻,和一线城市相比,二三线城市最大的隐患,在病例的早发现上。

尤其对于传播速度极快的德尔塔毒株而言,早发现,是至关重要的。

扬州第一例发现的感染者毛某宁,实际上是南京疫情同期的感染者。

7⽉10⽇,从莫斯科起飞的CA910航班降落南京禄⼝国际机场,机场保洁员因打扫该机被感染。但此次感染直到10天以后的7月20号机场定期核酸检测中,才被排查出来。

当晚23点,南京发布通报阳性样本问题。此时南京已经晚了10天,而扬州发现还要更晚一周。

10小时后,毛某宁离开已经采取封控管理措施的南京居住地,坐上了从南京市江宁区大学城开往扬州的大巴。

虽然扬州自7月21日就发布通告,开始排查有南京禄口机场接触史的来扬人员,但1号确诊病例毛某宁并不是在排查的过程中被发现的,而是7月27日自行前往扬州友好医院门诊就诊时被检查出的核酸阳性。在这期间,毛某宁打牌、买药、购物、就餐,在扬州市各地活动。

这意味着,病毒在不受任何限制的情况下,在扬州肆意传播了一周时间。

⼴州市第⼋⼈⺠医院感染病中⼼⾸席专家蔡卫平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Delta变异株可能两三天就能传⼀代,应对稍有不及时,疫情就可能快速扩散”。也就是说,晚发现毛某宁的这一周时间,足够Delta毒株传2-3代。

一周后,当毛某宁终于被这个城市不甚灵敏的监控系统识别时,她的足迹已经遍布这个城市的各个角落。

尤其是她经常光顾的的宏远棋牌室,更是病毒传播的温床,作为当地最受欢迎的娱乐活动,这间可容纳上百张桌子,五六百人的棋牌室常常人满为患。

在成为疫情暴风眼之前,扬州已经松懈下来。26岁的扬州市民小袁告诉我们,各类公共场所入口处的扫码登记、测温装置,仿佛成了空摆设,多数人也已经不习惯于在炎热的夏天仍然佩戴口罩。

于是,在这个位于地下一层,密不透风的棋牌室里,德尔塔毒株打入了这个城市的腹地。

晚发现的后果和Delta的超强传播力充分体现在现有确诊病例的流调中。在已公布的308例病例中,毛某宁传播链上的确诊病人有147例,仅仅是毛某宁的直接密接就高达98例。

这对于一个小城的防控体系而言,几乎是不可承受之重。

不断涌现的风险点和混乱的核酸检测

从某种意义上说,扬州疫情发现的那一刻,这场由棋牌室而起的疫情就超出了这个新二线城市的疫情防控能力。

连续6日,每天新增本土病例数超过30例,累计病例数达到308例。

更糟糕的是,在扬州发布的感染者名单中,在封控区之外,几乎每天都会有散发的病例冒出来。

就在8月7日0-24时发现的36个病例中,就有至少11个散发病例,并不在封控区内,也不是已知病例的密接或次密接。在以往类似病例中,也不乏发病后送医院就诊才被发现新冠阳性的。

这些散发病例在发现和隔离之前,已经隐秘传播了一段时间。

这也意味着,流调在扬州一直是滞后的,漏掉了不少中高风险地区。有效的流调是提前找到可能风险点并管控起来,阻断病毒的传播链;但扬州的情况是,不少病例是发病后,他的活动区域才被管控起来。

这也直接导致中风险地区持续扩大——8月8日又增加了10个,到85个。

一位流行病学专家告诉八点健闻,在最初寻找1号病例毛某宁的密接者的过程中,扬州在很长时间内都没能找全。

在7月27日棋牌室传播链确定以后,就应该把当天到过那里的人都找出来,但是,直到一周后(8月4日),还有一位到过这家棋牌室的64岁男士,由120救护车转运至苏北人民医院发热门诊就诊,核酸检测才发现是阳性。

内部人士称,实际上还有人没有找到。

这些无疑都造成了疫情快速传播的隐患。

上述问题的背后,除了传播链复杂、流调经验不足以外,核酸检测的能力不够是关键。

北京佑安医院呼吸与感染疾病科主任医师李侗曾分析,“二线城市,人手相对紧缺,不像大城市容易多元,集中力量办大事,攻克问题。小城市抽调力量核酸检测、做流调,不像大城市动员那么快”。

也正因为此,上述流行病学专家指出,“扬州还有死角,还要补漏”。

首先是扬州核酸检测的覆盖面不够广,扬州市公布的四轮核酸检测数据显示,围绕主城区,第一轮核酸检测170万人,第二轮141.72万人,第三轮检测151.97万人,第四轮已采样158.37万人,每一轮都不到200万人,而根据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扬州市常住人口455.98万人,市区人口也有263.5万人。

这也意味着,扬州可能还有半数的人未接受过核酸检测。

此外,还有深度的问题,部分人员没有参加全部四次检测,这就存在漏检的可能。“错过时机很麻烦,密接者就会传得更多。就像38号,一个人就传了十几二十个人。”这种非强制性的,随意的检测,根本达不到目的。

这个过程中,除了德尔塔毒株本身传播快、潜伏期短等因素,发现不及时等问题之外,一个普通的二三线城市在面临复杂疫情时的调度能力问题暴露无遗。

就在8月8日,扬州市发出一则通报,涉事人员是广陵区湾头镇财政结算中心工作人员王强,他8月1日被确诊新冠肺炎。但是在7月29日做核酸检测时,因为核酸检测点设置不规范、现场组织组织混乱,他与多名人员接触,并造成了多人感染。

有知情人证实王强正是38号病例,八点健闻结合相关通报发现,他直接传染的病例数就有23例,部分感染者已经又传了一代病例。被感染者中,除了去检测的市民,还包括了1名医务人员和2名工作人员。

据《扬州日报》消息,江苏省长吴政隆8月7日在扬州检查指导疫情防控工作时强调:“扬州疫情正处于集中暴发期,防控形势十分严峻复杂。”

由此,上述流行病学家判断,目前扬州疫情还没有到拐点。针对前几轮都发现感染的者的区域,还需要进行100%真正全员检查。即使措施加强,这些都做好,扬州疫情也要至少2周才能止住。“那就非常幸运、非常理想了”。上述专家告诉八点健闻。

“一老一小”难题

扬州本次疫情的特点是“一老一小”。

308例本土确诊病例中,167个是60岁及以上的老人,占比54.22%,确诊年龄最大的有89岁,18岁以下未成年是33例,占比10.71%,最小感染者只有1岁。

这本是一个普通的中国小城,长三角的后花园,经济处于中游,不拔尖也不拖后腿,安静宜居、适合养老,几乎成了扬州的标签。

根据第七次人口普查结果,扬州60岁及以上人口共有118.62万人,占比为26.01%,高于全国平均(18.70%)。

除了买菜烧饭、含饴弄孙,打牌、看牌便是这里的老人们日常的重要娱乐活动。这些人大多已经退休,帮助子女照顾孙辈的闲暇时间,爱上了打牌。

棋牌室、麻将馆不仅是老人们娱乐消遣的场所,也是认识朋友的交际场,是他们退休后的另一个社会生活的中心。

然而,这一次,密闭狭小的棋牌室中,病毒迅速潜入了这些未带口罩,也大多尚未接种疫苗的老人。

截至8月7日24时,扬州市累计报告本土确诊病例308例,其中有超百例病例去过棋牌室。

感染者主要是老人,为疫情防控带来诸多挑战:流调溯源难、治疗难度大。

年轻人的流调溯源可以依赖数据记录——支付扫码、乘车扫码,所有的轨迹都已记录在了手机里。而恰是记忆力较差的老人们,很多人没有智能手机,没有电子记录,在流行病学调查中很难回忆起过去14天都去过哪些地方、见过哪些人。

而在许多私营棋牌室,并没有严格的健康码查验和信息登记,这让扬州的流调工作难上加难。

除了溯源难,老人们的疫苗接种情况也增加了应对本次疫情的难度。

在新冠疫苗接种规划中,前期主要是18-59岁的中青年接种,然后才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和18岁以下人群。

根据扬州广电的报道,截至7月15日,扬州市累计完成新冠病毒疫苗接种430.8万剂次,但60岁及以上老年人新冠病毒疫苗接种覆盖率尚未达到40%。

尚未完成疫苗接种,便无法得到疫苗“防重症”的保护,而老人却本就是新冠重症的高危人群。

新冠的重症大多与基础病有关,老龄人群中,高血压、糖尿病等基础病恰恰最为普遍。

几个原因共同导致了本次扬州疫情中高企的重症率:308个确诊病例中,重型19例,危重型6例。

几天之内,常住人口不到500万的扬州,已被新冠病毒包围,临时腾出扬州市第三人民医院作为定点医院,却一下子遇到这么多重症。

北京佑安医院感染科主任医师李侗曾担心地表示,扬州已经有25个重症病例,需要更多的医院和医务人员,容易造成医疗资源挤兑。

因为“老人”而引发的种种问题,让小城扬州,在面对传播力变强的德尔塔毒株正面来袭时,防控起来愈加吃力。

上海只有一个

回顾整个扬州疫情,一步步蔓延让人扼腕叹息,我们却不得不承认,扬州在这次疫情中的表现,几乎是中国的二三线及以下城市在面对德尔塔毒株时力不从心的一个缩影。

在疫情的开始,因为一些偶然因素,第一批遭遇病毒的,不是医生、交通枢纽工作人员这类众所周知的高危人群,而是疫苗接种率尚低的老人与儿童,这些最为脆弱的人群几乎毫不设防地迎头撞上了狡猾而凶险的德尔塔病毒,于是,从“全员核酸”到“封闭管理”迅速上马,然而,这一切都并没能有效阻止扬州成为本轮疫情中,感染者最多的城市。

事实上,除了外防输入之外,一旦风险点被突破,在扬州,以及无数类似扬州这样的二线或三线中国城市里,应对病毒的手段是非常有限的。

这些城市的流调水平通常不高。与大城市相比,小一些的城市里,传播链往往却反倒更难追溯,前述的疾控专家就曾感慨:“县里就没几个懂流调的”。

本次的扬州,感染者追踪慢半拍,流调做得艰辛却仍有漏洞,用来补漏的“全员核酸”覆盖面严重不够,漏检的阳性时有发生,甚至,因为组织不力,还导致了检测点的感染……

这也暴露了另一个问题:疫情一旦触发,核酸检测,以及后面的患者救治,会迅速超过小城市的医疗资源的应对能力。与之前数次成为疫情焦点的一线城市相比,疫情面前,这些数目更为庞大的中小城市的医疗资源几乎称得上捉襟见肘。

汕头大学病毒学专家常荣山告诉八点健闻,如果其它人口在三四百万以下,老年人占百分之二十左右的三,四线城市,在遭遇同样的单线传播的传染病事件中,还可能有类似的应对。中型城市的紧急公共卫生事件的快速扑灭,考验了一个城市是否真正宜居。

遭遇德尔塔,哪怕是一线城市的广州,做过精准防控的努力,失败后不得不开启全员检测甚至部分城区封锁;而在今年年初的石家庄疫情,当疫情扩散后,靠着封城和停工停产,才在近一个月后清零。

扬州8月2日开始全城停工;8月3日主城区所有小区实施封闭管理;这几乎是石家庄把病毒“闷死”的翻版。

对于绝大部分城市而言,一旦遭遇疫情,几乎都要付出停工停产甚至是封城的代价,才能遏制住已经蔓延的疫情。

只有上海是个例外,仅靠流调追踪和小规模的核酸检测,不停工也不封城,就结束了一场潜在的疫情的城市。

李侗曾告诉八点健闻:“上海经验值得借鉴,值得推广,能不能模仿好就看各地方学习能力和执行能力了”。

但不是每一个城市都是上海,但却几乎每一个城市的正常生活都难免有公共场所聚集的巨大隐患,他们也许是棋牌室、剧场、早茶店,甚至寒冬里的浴场、红白喜事的酒店……谁都不知道哪一次偶然的聚集会触动扳机,但扳机被触动之后,也许每个城市都可能面临今天扬州棘手的局面。

  • 0
  • 顶一下
  • 0
  • 踩一下
新闻评论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您还能输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网站申明 | 意见投诉 | 帮助中心 |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东方药网 备案号: 皖ICP备20005005号-1
Copyright©2000-2030 www.chinapharm.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