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诚信服务 | 我的商务中心
首页 > 医药资讯 > 药品最低价一盘棋倒数计时开始 采购金额排名前200药品被查

药品最低价一盘棋倒数计时开始 采购金额排名前200药品被查

时间:2020-09-17  作者:医药小编  来源:

9月15日,宁夏公共资源交易服务中心发布了《关于公示部分药品拟调整价格的通知》,内容针对部分价格高于全国最低五省份挂网价的产品进行价格调整。

通知指出,在对2019全年度采购金额排名前200的药品开展的价格监测中发现“113个药品高于全国最低五省份的中标成交挂网价格”。根据宁夏相关办法规定,“中标(挂网)价格原则上不得高于全国最低5个省份的药品集中采购平均价格”,因此宁夏进行此次价格调整并给出了拟调整的价格。通知还要求有异议的相关企业在5个工作日内提出申诉,如未提交将视为同意拟调整价格。

通知还在附件收录了此次需调整价格的113个药品清单和具体信息。

01 近6成药品需降价,但40个差价一毛以下

通知中明确,此次药品价格调整是基于《宁夏回族自治区公立医院集中采购监测管理办法》《宁夏回族自治区2020年中标(挂网)药品价格监测与调整工作方法》开展的价格监测工作。

其中,2017年印发的《宁夏回族自治区公立医院集中采购监测管理办法》中规定,药品价格监测采取主动监测、被动检测、专项监测三种方式,将采集到的各省数据与宁夏公立医院药品集中采购价格进行比对。主动监测或者被动监测周期为每半年开展一次,专项监测不定期开展。

对于药品价格,《办法》中规定“我区公立医院药品集中采购价格原则上不得高于全国最低5个省区药品集中采购的平均价格。”对高于标准的药品将进行不少于5日的网上公示,在公示期间生产企业不认可调整药品价格的可以进行议价谈判。如果企业未提出申诉,则视为同意公示的药品价格,不再组织价格谈判,直接进行调整。而不按规定降低药品价格的企业,将被取消该品规中标(挂网、成交)资格。

文件第十三条还规定,“鼓励市级卫生计生部门和各类医疗联合体组织议价谈判,凡议定价格低于我区公立医院集中采购价格的均按谈判议定价格进行调整。”

此次宁夏的药价监测中,虽然200个品种有113个高于“最低五省平均价格”,占比近六成,但分析具体药品清单可以看出,113个产品中现中标价和拟调整价格之间差值并不高。

113个产品中差值超过10元的共有10个产品,超过50元的药品只有三个,分别为齐鲁制药的聚乙二醇化重组人粒细胞刺激因子注射液、上海丽珠制药的注射用醋酸亮丙瑞林微球和海南长安国际制药的注射用洛铂,三个产品均为非基本药物。虽然降价金额相对较大,但三种药品本身单价均在千元以上因而降幅都在10%以下。而降幅最大的产品是福安药业的注射用盐酸头孢替安,降价近一半,实际调整金额11元左右 。

反观调整价格幅度较小的产品,有73个产品的差价在一元以内,占比达到64%。其中40个产品差价在1毛钱以下,占比达到35%,另有8个产品的价差在1分钱以下,基本可视为已达到最低价。

另外87个药价已低于或等于全国最低5省份平均价的药品,占比43.5% 已近半数,说明基本上半数的产品在宁夏已经实现了与全国最低价统一。

合计下来,2019年宁夏采购金额排名最前的200个产品中,与全国最低5省份平均价的产品的差价在一块钱以下的产品占比达到80%。全国药价一盘棋的趋势可见一斑。

02 药价联动常态化

全国药品最低价联动的趋势已经显现,宁夏只是其中的一个代表。进入2020年以来广东、陕西、云南、黑龙江、辽宁等省市纷纷发布基于全国药价进行价格动态调整等相关文件。

药价的动态联动已然逐渐成为一种常态。

各省在调整药价的具体办法上各有不同。广东省延续全省价格联动的模式。2020年4月3日,广东省药品交易中心发布《关于开展第二批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工作非中选药品价格联动工作的通知》,通知指出“与中选药品同通用名、同剂型、同规格的非中选药品,按照规定取省、广州、深圳三个药品交易平台最低采购价作为其采购价格。”

除了省内联动,省际间的药价联动则更为常见。宁夏采用的联动全国数省最低价均值的方式外,“全国最低价”是各省市普遍采用的标准。不过各省市对其定义和细节的规定不尽相同。在8月28日辽宁省公共资源交易中心最新发布的药品价格信息采集工作的通知中要求“全国各省现行采购价信息采集达到5个及以上省份的申报产品”的企业“自愿承诺以全国最低价作为辽宁省挂网采购价”。

另外,由于广东、重庆、福建等省市特殊的采购模式价格往往被认为不适用进行联动,云南、陕西等省份就在药价联动文件中明文规定不采集三地数据。

但也有特例。8月12日黑龙江省医疗保障局公布《黑龙江省药品集中采购价格联动实施方案》,《方案》中明确企业自行维护的价格应全国最低中标(挂网)价的同时,指出“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中选价格、省级(市地级)组织药品带量采购中选价格和以第三方电子交易方式产生的价格(如广东省、重庆市),不作为价格采集来源。”、“国家谈判药品、国家定点生产药品不在此次价格联动范围内。”但同时“福建省价格取联合限价阳光采购的挂网价”。由于福建的“价格洼地”属性,此前北京、辽宁、山东等多省市都曾尝试联动福建价格 但出于种种考虑最终未果。有分析人士指出此次黑龙江联动可能会引发部分产品和品种的连锁反应。

如果说过去各省市之间还存在着价格信息不透明、不公开的现象,现在在全国多省市价格动态联动这盘棋下面,药价有一降再降的趋势在所难免,我国药品价格的“洼地”很可能将不复存在。而对棋局另一方的药企来说,迎接药价冲击的情势无疑将更加严峻。各企业更需认清形势,从“全国一盘棋”的整体角度谨慎制定价格方案。

  • 0
  • 顶一下
  • 0
  • 踩一下
新闻评论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您还能输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网站申明 | 意见投诉 | 帮助中心 |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东方药网 备案号: 皖ICP备20005005号-1
Copyright©2000-2030 www.chinapharm.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